杂剧·便宜行事虎头牌

朝代:元代

作者:李直夫

原文:

第一折

(旦扮茶茶引六儿上)([西江月]词云)自小便能骑马,何曾肯上妆台?虽然指粉不施来,别有天然娇态。若问儿家夫婿.腰悬大将金牌。茶茶非比别裙钗,说起风流无赛。自家完颜女直人氏,名茶茶者是也。嫁的个夫主乃是山寿马,现为金牌上千户。今日千户打围猎射去了。下次孩儿每!安排下茶坂。则怕千户天也。(冲末扮老千户同老旦土,云)老夫银住马的便的。从离渤海寨,行了数日,来到这夹山口子。这里便是山寿马的住宅,左右接了马者。六儿,报复去,道叔叔婶子来了也。(六儿报科)(旦云)道有清。(见科,云)叔叔婶子前厅上坐,茶茶穿了大衣服来相见。(旦换衣、拜科,云)叔叔婶子,远路风尘。(老千户云)茶茶,小千户那里去了?(旦云)千户打围射猎去了。(老千户云)便着六儿请小千户来,说道:有叔权婶子,特来看他哩。(旦云)六儿,快去请千户家来!叔权婶子,且请后堂饮酒去,等千户家来也。(同下)(正末扮千户。引属官踏马上,诗云)腰横辘轳剑,身被鹔鸘裘。华夷图上看。惟俺最风流。自家完颜女直人氏,姓王,小字山寿马,现做着金牌上千户,镇守着夹山口子。今日天晴日暖无甚事,引着几个家将打围射猎去咱。(唱)

【仙吕】【点绛唇】一来是祖父的家门,二来是自家的福分,悬牌印。扫荡征尘,将勇力拖逞尽。

【昆江龙】几回家开旗临阵。战番兵累次建功勋。怕不的资财足备,孳畜成群。长养着百槽冲锋的惯战马,掌管着一千户屯田的镇番军。我如今欲待去清愁闷,则队得飞鹰走犬,逐逝追奔。

(六儿上,云)来到这围场山。兀的不是?爷,家里有亲眷来看你哩。(正末云)六儿,你做甚来?(六儿云)有亲眷来了也。(正末唱)

【油葫芦】疑怪这灵鹊儿中在枝上稳。畅好是有定准,(云)六儿,来的是甚么亲眷?(六儿云)则说是亲眷。不知是谁。(正末唱)则见他左来右去再说不出甚亲人。为甚么叨叨絮絮占着是迷丢没邓的混?为甚么獐獐狂狂便待要急张拒遂的褪?眼脑又剔抽秃揣的慌,品角又劈丢扑搭的喷,只见他蹅蹅忽忽身子儿无些分寸,觑不的那奸奸诈诈没精神。

(六儿云)待我想来。(正末唱)

【天下乐】只见他越寻思越着昏,敢三魂失了二魂。(带云)我试猜波。(唱)莫不是铁哥镇抚家远探亲?(六儿云)不是。(正末唱)莫不是达鲁家老太君?(六儿云)也不是。(正末唱)莫不足普察家小舍人?(六儿云)也不是。(正末唱)莫不是叔叔婶子两口